建筑楼宇

虽然在煤炭行业日进斗金,耿建平却也当过 " 老赖 "。陕西包工头黄培山曾承包耿建平旗下的星星煤矿部分工程,被拖欠 324 万元工程款和 168 万元的投资款。黄培山告诉记者,他多次登门要钱,耿建平却只用了两辆二手车和一些不值钱的物品抵债,导致黄培山被工人堵门,连续几年不敢回家。直至耿建平被抓,黄培山也没能要回这笔钱。

产品需求与挑战

但这一说法被石丁山否认。石丁山告诉记者,耿家庄机井是由一位煤矿老板和水利局联合建设,煤矿老板出了大部分钱。" 耿建平当时在村委会任职,促成了这件事,但并不是他个人出资打的井。" 石丁山称,耿建平的洗煤厂本身就有很大的用水需求,而且他能让村里意见不合的人吃不上水。

" 我根本不认识那人,而且我那天都没动手就被打倒了。" 即便不承认,杨国明还是被拘留了 14 天。直到 2019 年 4 月,他才收到一份终止侦查决定书,得以证明清白。